第三十二章 激烈的 思想搏斗(完结)

小说:门房秦大爷的故事(精品) 作者:Sam

我要nph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几天后的中午,秦丽娟又来到学校,心想着:张薇薇还算不错,把自己的性爱资料全部删了,自己再也不用担心碰到张立毅了,正想着,来到了女生二号楼的门房。这时,听到了里面有人在说什么。秦丽娟掏出了钥匙,准备开门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在门房里,秦大爷把叶思佳压在身下,大鸡巴如舂米一般插着叶思佳的小嫩穴,叶思佳爽的不停地叫:“嗯…嗯…啊…哦…我的…亲大爷…好棒…干我…”,秦大爷感到叶思佳yd壁的收缩夹紧着自己的肉棒,大量荫精的冲击自己的gui头,快到冲刺阶段了。秦大爷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插了大约20下,鸡巴一挺,在叶思佳的小穴里射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完事了,躺在床上休息,叶思佳气喘吁吁地说:“秦大爷,好棒啊,呵呵。”“丫头,几天没做,感觉还满意吧。”“呵呵…”这时秦大爷听到钥匙转门的声音,他和叶思佳本都以为是刘晓静,结果门一开,是秦丽娟站在门口,秦大爷怔怔地望着女儿,叶思佳看到了也吓一跳,就开始穿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丽娟,我…”“爸,什么都别说了,我能理解你。”秦丽娟走到床边坐下来接着说道:“其实,在我小时候爸您就在工厂拼命地干活,妈在家种地,当时咱们一家四口过的虽然很辛苦但是也很快乐充实,”说道这里,秦丽娟想到了自己的弟弟,20年前,当时自己的弟弟秦良平也才10岁,经常一个人偷偷地到河边玩,有时候和别人嬉水,经常干出让家人担心的事情。作为姐姐,自己没少吵他。终于,有一天,几个孩子来到秦家,说秦良平被河水冲走了,秦大爷叫上了很多人下水、沿河找,结果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,一夜间父亲和母亲都老了很多。5年前,母亲患病去世,父亲又变得苍老了不少,父亲的生活的真得很不容易,想到这里,秦丽娟接着说道:“您也挺不容易的,我想好了,既然您不愿意走,那我就到单位在这里的分公司工作,也方便照顾您。”

    秦大爷说:“唉,如果你们老总答应也好。”“嗯,那我把家也搬过来吧,我在市里有一套房子,就在市里的向山小区。”“也好,小乐马上该上初中了吧?那你也得把他转来上学吧?”,“嗯,这件事我会去办的。”

    秦大爷正在和女儿拉家常,叶思佳见秦丽娟没有发火,就穿上衣服走了。由于刚和叶思佳玩的还意犹未尽,秦大爷心里还保持着性兴奋 ,秦丽娟第二次撞到父亲,也没说什么,倒是父亲还没有穿衣服,秦丽娟瞄到了秦大爷的肉棒,脸红了,心里怦怦直跳。小穴竟然开始流水了,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,终于还是忍不住了,突然抓起老父亲的肉棒套弄了起来。秦大爷慌了起来,“丽娟,你这是干什么,快松手!”秦大爷也不敢大声喝止女儿,虽然窗帘拉上了门也关上了,就怕引起别人是注意甚至偷听。可是被调教过的秦丽娟再也不是以前的秦丽娟了,秦丽娟一手紧紧抓着父亲的肉棍子,另一只手在解开短袖上衣的扣子,不知怎么地,秦大爷没有阻止秦丽娟的“侵犯”,这时,秦丽娟上身只剩下胸罩了。

    秦丽娟呼吸急促地,将手伸到胸前,解开胸罩。秦大爷看到了,女儿的胸罩是前扣式的,还是蕾丝纹边的!这时,秦丽娟露出了自己的一对玉乳,虽然孩子都快12岁了,但是乳房还是挺拔的,乳头也是红色的,不比刘晓静她们的差!秦大爷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看着女儿成熟性感的身材,比结新婚时第一眼看到妻子的裸体还好,终于忍不住抓着秦丽娟的乳房玩弄起来。虽然秦大爷算是淫乱,但还是伦理道德底线,心里告诫自己只摸几下,可越摸越想摸,哪里忍得住啊?此时,秦大爷心里一个念头:“太爽了,一会儿得好好打一炮!”另一个念头:“不行,她可是你女儿啊。又想:丽娟被张家父子虐待的快没有尊严了,你想比女儿更堕落吗?不,虽然是女儿可是她都送上门来了……这些念头在秦大爷的脑子里闪过。

    在肉欲的刺激面前,最终还是得欲望战胜理智,秦丽娟的那只手已经解开了裤腰带,脱下裤子,秦大爷看到女儿下身也是那么美,肚子上没有赘肉,穴口看上去也比较嫩,像一个女大学生的。女儿高挑优美的赤裸身材,秦大爷还是头一次亲眼看到,看的老秦头相当激动,突然爆发了,脑子里只有男欢女爱的念头,一下子把秦丽娟按在床上,鸡巴在秦丽娟的穴口试探着,gui头先进去了,棒身越来月粗,再缓慢进去就真得让老秦头等不及了,于是腰杆往前一挺,跟着鸡巴一下子插进了秦丽娟渴望得到爱的小穴里。

    秦大爷鸡巴这次的插入,标志着秦丽娟也离不开秦大爷的肉棒了,付筱竹说的秦丽娟的恋父情结成为了淫乱的现实。本来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加上张氏父子的调教,再冷淡的熟女性欲也都会旺盛的。

    乱伦行为的破禁带来的兴奋快感,使得父女俩都沉浸其中不能自拔。“啊,爸,你的鸡巴好大…啊…亲爸爸…操我…哦…插我…啊……秦丽娟的浪叫促使秦大爷更加卖力地干着自己的女儿。秦大爷感到女儿的yd还是的射进了秦丽娟的小穴里。接着重振

    雄风,又一轮开始了,秦丽娟感到父亲的鸡巴是自己见过的几个鸡巴中最大的,强度比张皓明还硬,怪不得那些女大学生愿意让他一个老头干呢……

    完事之后,秦大爷有一点后悔,脑子开始浮想联翩了。想到自己第一次被刘晓静“拉下水”,心里安慰自己:反正都做过了,自己在性道德方面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吧,算了,今朝有酒今朝醉,只要自己开心快乐就好,管那么多干嘛……

    张薇薇虽然保守,但是这些天的经历,使得她变了许多,男友不在,暑假就上班了,更难来看自己。自慰很显然不是长久之计,一天夜里,刘晓静完事后从门房里溜出来上厕所,碰到张薇薇蹲在厕所里自慰,刘晓静心里偷偷地笑,悄悄走到张薇薇蹲的厕位旁边,突然附在张薇薇耳边轻轻说一句:“怎么样啊?”“啊,”张薇薇吓了一跳,没说什么,正准备站起来提上内裤,忽然发现闻到了什么味道,于是张薇薇笑着走出来嗅了嗅刘晓静的身上,反问刘晓静:“你身上精掖的味道哪儿来的?”刘晓静装作后悔的样子说:“哎呀,忘了。”就压低声音,说道:“从秦大爷那儿来的,你别对别人说啊。”张薇薇愣了愣,“你和他上床了?”“是的,不过秦大爷虽然长的一般,还是个老头,不过战斗力很强的,保你欲仙欲死,”“小静你又胡说八道”张薇薇脸红了。刘晓静说:“那……要不要试试?”……(本处略去n字)刘晓静不给张薇薇插话的机会,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说的张薇薇犹豫了,于是刘晓静陪着张薇薇再次走进了门房。后果可想而知,张薇薇被干的欲仙欲死,尝到了久违的快感。刘晓静本打算走了,但是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加入了战团。秦大爷代替了叶明峰的位置,干的二女精疲力尽,最后,三个人都很累,躺在秦大爷的大床上,相拥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十二节 壮大的阵营

    随着秦丽娟的加入,我们的秦大爷更加性福了。从刘晓静、付筱竹、叶思佳、还有老乡包义的相好白珍珠、张薇薇也算上吧,到他成熟美丽的女儿秦丽娟,秦大爷过着一龙六凤的日子,生活的有滋有味的,张薇薇偶尔也来找他、秦丽娟在工作之余也来门房和秦大爷做爱。由于董事长的器重,加上说要多陪陪“不便走动”的父亲,秦丽娟要求去当地分公司做经理的要求也被批准了,她就把家从总部所在的省城搬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全校都在期末考试,暑假前一刻的学校还是很安静的,考完最后的一门这学期就该结束了,学生们就可以happy地回家或者放开地去玩了。

    同样高兴的还有秦大爷父女。早上,秦丽娟在公司给秦大爷打了个电话,说下午要到他那儿去。下午两点,秦丽娟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开车来到了学校,今天秦丽娟扎了烫过的马尾,穿着蓝色的t恤和黑色的运动短裤,肩上挎着一个黑色的小坤包显出她保养的还不错的身段,脚上是白色的女式特步运动鞋,她现在每天都要去健身房的。

    进了门房,秦大爷刚睡好,正在洗脸。见到丽娟来了,一边摸着女儿的奶子一边和女儿拉家常。秦丽娟说:“爸,你看现在……”“嘿嘿,今天下午全校都在期末考试,我听付筱竹讲的。丽娟啊,咱们来吧”。说着秦大爷站起来脱掉自己的衣服,秦丽娟去把门反锁窗户关上了,等拉上窗帘,秦大爷已经拖得一丝不挂了,胯下那根20公分的肉棒略微向上翘着,那紫红色的大gui头在怒视着秦丽娟,秦大爷对着女儿套弄着自己的大肉棒。秦丽娟说道:“爸,我来给你弄弄吧。”说着蹲下含住了秦大爷的gui头,左手在揉着秦大爷的荫囊,“啊…呼…”秦大爷舒服地轻声呻吟了起来。大约5分钟之后,秦丽娟突然松口并站起来脱衣服,“爸,今天我本来准备去健身的,所以不能让您射到嘴里”,秦大爷哦了一声,接着秦丽娟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说:“爸,这是安全套,您应该知道吧。”“哦,知道,防止女人怀孕的。”“那好,今天我们带套做吧,这个感觉估计您也没有试过,也很不错,”“好,听你的。”“还有,以后得尽量戴套,要不然发生怀孕就麻烦了,那些女孩子找您之前都算了安全期的,她们小心你也得小心啊”。说话之间秦丽娟已经脱完了,连脚上的运动鞋袜都脱掉了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秦大爷说:“这个怎么戴啊?”“爸,我来教你。”还好秦丽娟买的套子是大号的,给秦大爷带上以后,说:“好了。”秦大爷将鸡巴对准秦丽娟的穴口,扑哧一下插将进去。“啊,爸,啊…嗯…你的…你好大……”秦丽娟开始呻吟了起来,一场父女乱伦的艳景又一次在师大女生宿舍2号楼的门房里上演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了,秦大爷的性福生活就先到这里吧,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创作,作者表示比较辛苦。由于作者也快大学毕业了,得准备12月份的国考,就先封笔了。如果哪位朋友觉得有不满意的地方也可以自己修改、自己续写。修改后自己去发表也行,其实作者本人对h文章版权并不太在意,只要大家看了高兴就好,谢谢大家。

    全书完!!!!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校园xs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xy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